12/10(日)早上,在汽車旅館吃完陽春的早餐之後,我們便準備前往阿里山。這回同行的除了固定班底之外,還有旭漢的同事們,包括昨日與我們同桌的大陸籍同事。我們一路真的是飆往阿里山,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日無法停留太久,所以趕著上山。但是,另外那台旭漢同事的休旅車超猛,不知在趕什麼時間,急忙著飆車,在山路上不斷地超越遊覽車,原本我們緊跟在後,最後老爺考量到擔心會有人暈車,還是慢慢開就好。

結果事實證明,在山上飆車怎麼也飆不快的,他們沒早我們多久,才到達了地久橋。真想告訴他們那台車的司機,安全為重,不要趕啊!


看到了地久橋,當然要下車解放一下,只是,本人相當受不了那附近的公廁,是古老那種大陸人用的公廁,下面一長條凹下處,大家在上面解放,偶爾還會看到前人遺留下來的寶物。那種味道真的是,燻臭到讓人會要發飆。


怡君的外套很讚,這要有在打電動的人才能夠瞭解。

阿里山的天氣粉棒,一路涼爽出太陽,我們到了阿里山遊客中心的停車場,吃完了豐盛的午餐,找了一條比較近的路線,於是開始今日的爬山之旅。(又是爬山,跟他們這些人出來一定都要爬山)

沒爬多久,大家就開始上氣不接下氣,老爺一路上拍照,所以他有理由跟尋在最後一個(明明就是自己爬太慢)。我喜歡這種鏡頭,仰天的角度,拍下綠葉以及天空。天氣冷了,葉子也漸漸黃了。


姊妹潭是我們的休息站,我們望著潭上,待了幾秒。從大陸人的導遊口中聽到,傳說這是兩位山地姊妹追求愛情不果而相偕殉情的地方。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似乎每個地方如果有人殉情,就會成為一個美妙的愛情故事,然後做為後人的觀光景點。


姐潭上的涼亭


姊妹潭的附近,有這麼一棵『永結同心樹』,從他的外觀即可看見,明顯地呈現愛心狀,所以許多情人都會在這裡留影。不禁讓我們回想起四年前的冬天,差不多是這個時候,我們也曾經到訪這裡,拍了一張照片。


當時還是用一般的底片相機拍照,所以相當模糊。



四年前的那一趟阿里山之旅,與老爺、冠凱還有我們社團上一屆的學長姐們一同出遊,還記得當初是晚上趕到嘉義,半夜開車上阿里山,一夜沒睡好,本人還在車上吐到亂七八糟,幾乎昏頭。只因為當時上阿里山前喝了一杯可樂,再加上太過疲勞沒睡覺,所以我幾乎是吐了好幾番,讓當時才跟我交往沒多久的老爺擔心的要死。那一個晚上,我幾乎是掛點的狀態,扛著疲憊的身軀上了阿里山,一路在小火車上睡的半死。結果,日出沒看到,昏沈的爬完了阿里山,從半夜開始,下山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中午。由此可以想像一下我們究竟爬了多遠的山路。

真是為當時的年少清狂感到佩服,現在要我幹這種事情,門都沒有。睡覺比較重要。

這回的阿里山之旅,可惜沒看到新神木,我們趕著三點左右下山,搭著小火車到山下的遊客中心,買完了名產,到達山下已經是五點多的事情。車上的女人早已昏沈的睡著,留老爺獨自奮戰,我偶爾會醒來抓住他的手,代表本人睡著的愧疚之意,畢竟他也是爬山爬的很累,讓他一個人開車過意不去,但是,瞌睡蟲的力量無法抵抗。從嘉義回到板橋,已經11點多,一路來幾乎是他一個人跟塞車奮戰,而我,早已不知道睡到哪裡去了。

辛苦老爺了…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