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月來楊辰辰的種籽生活過得很豐富精彩,趁我還有一點記憶的時候,趕緊著筆(應該說"鍵盤")寫下,免得未來錯過了些什麼。

 

【丟東西的功力超強】

他丟了不少東西在學校,上週丟了最貴的一副眼鏡(價值$3500),據說是在溪邊上課時原本放在石頭上好好的,不知何故掉到溪水裡,然後就放水流了。上個月才剛掉了一個鏡片(價值$1500),據說是打羽球打到一半就不見了,然後就找不到了。除此之外,他還掉了一個新水壺,剛啟用沒幾天之後就再也沒帶回家過,截至目前為止都找不到,在新水壺之前,他弄壞了舊水壺的蓋子,還把吸管給弄不見了。他大概不見了數隻鉛筆,其中有兩隻是大班的時候買給他,一隻80元的德國進口鉛筆。簡單來說,鉛筆盒裡面的東西大概都消失無影蹤了,或許還有殘留下一些東西吧,但我後來幾乎無力去過問了(乾脆都放在學校不要在帶回家了)。他不見了一支挖沙的鏟子,9月的野樸課經常玩水,於是有天他要求要帶去學校,然後就沒回來了。還有一些其他的小東西,族繁不及備載,光眼鏡這件事情就足以讓我頭大好幾天。

 

我跟朋友說,我覺得我的人生,不是花在他的課業上面,從開學至今,我根本沒在管他的功課,事實上是真的沒有功課,我的人生都花在問他『今天XXX東西有沒有帶回來? 今天XXX東西有沒有找回來?』等等,聽起來有一點點浪費時間。

 

種籽的學習環境基本上是沒有架構性,它經常是四處發散的,孩子一到學校,除了課表上應該上的課,理論上他應該要出現在指定教室內之外(跟大學一樣是跑班制度的,語文課在102、野樸課在303等等),其他的時間,他們可能在操場踢足球,在小劇場打羽毛球,在基地,在導師班教室,在校園內的任何一個地方,做他們要做的事情,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規範他們的行動,除了他們的行為超越了校規之外。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可能很容易的把應該放在某處的東西莫名的移到了某處,然後又可能因為急忙著要去上課或找同學玩,於是遺忘了他放在某處的東西,而神經本來就很大條的他,就再也想不起來東西到底在何處了。媽媽我得承受著他東西帶去學校一次一次不見的打擊,兩個月之後好像心臟有強一點點了,但我還是會忍不住的碎念他『你的XXX東西找到了沒?』,不過我知道,這是過渡期,他必須承擔並且感受到東西不見的自然後果,而媽媽我,盡量讓自己心臟練的更強壯一點,我想應該不會有比眼鏡不見這種事情在更大的打擊了吧!!

 

說到自然的後果,眼鏡不見的自然後果就是,他被規定不能用電腦、不能看電視,但雖然說不能看電視,但回外婆家時還是被允許看約一小時的電視(不然在那邊他會待不下去啊,然後我也會待不下去),然後還有,他必須賠我一副眼鏡的錢。但,他又沒錢,大概只有些銅板夠應付他下校車後的飢腸轆轆,所以,我只好把腦筋動到他明年的生日禮物。這是他唯一可以讓我『扣款』的空間,對於一個如此在意樂高積木的小孩來說,他即將失去一整組豪華主題款的樂高積木,那應該有如失去人生的靈魂一般吧。但他不願意完全放棄他的生日禮物,那我只好請他"換工"了。我提出『有錢出錢,沒錢出力』的概念,請他必須分擔家務以償還債務,他選了『刷浴室』跟『用吸塵器吸地板跟沙發』這兩項工作。我其實是不太希望把家務『標價化』,畢竟分擔家務的確應該是家裡面每一個份子的事情,但是,他總得為他眼鏡不見這件事情在多做些什麼吧,不能減輕他爸媽的荷包負擔,至少也得學會減輕他媽我平常家務的負擔啊。(但生日禮物的預算還是得扣一半)

 

這兩個月只要有機會到學校,我彷彿都在進行一種尋寶遊戲。我會到失物招領箱尋找有沒有熟悉的物品,或者有時候只要在學校晃一晃就會看到貼有他名子的水杯、碗之類的東西存放在某個奇妙的地方。

 

【第一次被告】

楊辰辰有一個有緣份的朋友,叫做采穎。就是試讀的第一天主動去詢問『我可以坐在妳旁邊嗎?我會很溫柔的..』的那個女生。采穎家又住在離我家不遠處,於是我跟采穎媽媽也多了很多可以交流的時間。然後呢,校車上采穎跟楊辰辰又坐在一起,而他們又同是阿瑞班,他們一樣在古亭站下車,這兩個人的交集於是越來越多。於是,他們兩個人就開始有一些零星的衝突發生。

 

剛開學沒多久,大概聽說好像這兩個人在校車上常會發生一些小事情,大概是采穎說楊辰辰會弄他一下頭髮啦、碰他一下書包啦等等等,不過楊辰辰未曾跟我說過到底他們兩個在校車上發生過什麼事情,所以我一直都是狀況外,而采穎媽媽一開始也沒跟我說太多,大概是覺得,這應該是他們兩個人自己要去學會相處的模式,只是後來聊起他們兩個的事情,采穎媽媽也說「每天回家都會抱怨,聽久了也會很煩」。校車上發生的小衝突好像越來越頻繁,阿瑞也曾找過他們兩個好好聊過,采穎會跟阿瑞抱怨著楊辰辰今天又怎樣怎樣弄得他不開心等等,一直到有一天,阿瑞打電話給我,講了許久,告訴我楊辰辰今天被采穎告了。當下,我才比較明瞭整件事情的狀況。當天的情況也差不多,采穎已經說不要再玩了,但楊辰辰還是繼續,所以最後搞的采穎不愉快,到了學校跟阿瑞講這件事情,阿瑞之前跟他們兩個人談過這件事情,最後也說過『說如果下次楊辰辰再犯的話,那就不用談話的方式,直接上法庭了。』於是就問采穎要不要告他,就這樣,阿瑞幫采穎寫了人生第一張狀紙,而楊辰辰人生第一次被告。

 

話說學校的法庭制度的確很吸引我,而我也曾經蠻期待楊辰辰被告的這天到來。只是也太快了,開學不到一個月就被告,而且對象還是跟他如此有交集的一個人。其實當下的真實感受,是有一點捨不得跟心疼的。必須承認楊辰辰的確是一個界線很模糊的人,這點學校的老師跟我都非常清楚,學校的老師在試讀結束後面談就曾經跟我們談過他這樣的特質,未來很容易在人際關係上有狀況發生。楊辰辰的界線其實很寬,但是他很寬不代表別人很寬,他必須學會去適應每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界線。或許,別人用這樣的行為對待他,他並不會怎樣,但是當他用同樣的行為對待別人的時候,別人又不一定可以接受。有點不捨可能是來自於,我覺得我接受這個人的全貌,那是因為這個人是我的小孩,但是我也必須認知到,這個人的全貌並不是完美的,他是有缺陷的,他是有可能讓別人不會接受的,在未來,這種類似的事情會不斷的發生,而他,可以做好準備,面對這些事情了嗎?

 

法庭的判決結果是當庭道歉,而事後阿瑞又找了他們兩個再談一下,他們兩個協議出一句話,有點不確定完整的字眼,大概就是采穎說『我不要再玩了..』,楊辰辰就必須收手。而他們兩個都同意這樣的做法。上週聽采穎媽媽說,采穎後來就沒有再抱怨校車上和楊辰辰發生的事情了,還說『楊辰辰現在是我的好朋友』,這樣的正向改變也讓我體驗到法庭帶來的影響性。雖然說『告人』這件事情有一點帶著負面情緒,但在種籽來說至少這是一個尋求解決管道的途徑,但當然絕對不是唯一途徑,更多的是需要導師與孩子的談話過程,不過『上法庭』的確是讓孩子比較嚴肅的面對自己犯過的錯誤,而且必須在第三人面前描述案發過程或者為自己辯解,對他們都是學到一課。

 

上週我跟著校車上山煮飯,看著他們兩個人在車上玩著,而且總是快要臉貼臉的玩在一塊,相當親蜜,就覺得好可愛,很兩小無猜的感覺。平常在學校的生活上,媽媽我也好需要采穎的幫忙,例如采穎會告訴我,他又在那裡那裡看到了楊辰辰的東西,他已經幫楊辰辰撿回了不少東西了。或者透過采穎我才能知道學校發生的一些事情,女生的描述能力比男生完整多了,只能說一年級女生的成熟度,比男生還要大出三歲啊,這真的一點都沒錯。

 

[校車上的2.5小時]

9月上山煮飯的時候,在校車上一直會聽到楊宇辰的名字被其他人點名,算是警告他要坐好。聽說,楊辰辰一開始的時候在校車上很坐不住,除了會站起來,有時候還會就坐在走道上,當天我在校車上看到的情形,似乎沒有我之前耳聞聽到的誇張,但的確有一種屁股癢又全身癢的狀狀況,除了一直不斷跟後面兩個大哥哥玩之外(但跟大的玩根本就是自己討欺負的啊,尤其兩位大哥哥似乎沒這麼喜歡跟他玩),偶爾他會站起來一下,雖然很快就會坐下,但此時就會被人大聲點名。後來,到了學校之後,我看到宜配找他聊,於是中午吃飯的時候順便問了宜珮,聊了些什麼。

主要聊的部分還是跟校車上有關係,有小朋友跑來跟宜珮說,楊辰辰在校車上又不守規矩之類的。宜珮其實都懂,他懂得小孩坐不住的心情,更何況是一個精力旺盛的楊辰辰,她跟他說『是不是忍不住啊?』,楊辰辰點點頭,但她也讓他知道『還可以再學習的』。為了安全考量,規定所有的小孩屁股必須黏在椅子上面,即便要跟前後左右的人說話,都至少要有一半的屁股黏在椅子上,這是學校的規定,而種籽的學生對於規定這種事情,特別要求,很難有什麼彈性空間,老師說,在學習規範的過程,他們只會0跟1,不會模糊不清,所以他會一直被點名,甚至被其他小孩塑造城一種『不守規矩的小呱呱』的形象。他想擺脫這種形象,就得靠他自己扭轉了,不然老是被點名的滋味也不太好。

宜珮在跟我聊的時候,只有短短幾分鐘,不過當時我也有告訴她,我在校車上看到的狀況,當下我的感受是,楊辰辰其實沒有那麼的誇張,他通常都只是站起來幾秒鐘就立刻坐下,相對整車的其他小孩來看,也有其他人也是會偶爾站起來一下但卻不會被點名。當然我永遠是站在自己的小孩那一邊,所以知道他因此被告狀而與宜珮談話之後,會覺得怎麼有一種『無辜』的FU。宜珮看出了我這樣的心情,在晚上,我收到了來自於她的簡訊。

宇辰媽媽,今天中午匆忙間聽你說起交通車的事,回家想想,似乎可以感覺你的不捨。對宇辰而言,的確只是站一下下,只是小孩拿捏交通車不能站起來的規則 還都在學習斟酌二字,有時或許會過於僵化。我會請導師留意,也會跟提醒的孩子對話。這些都會是學習呀!還有,宇辰在美勞課專注畫畫時很投入忘我呢!他的圖總是厚實有著獨特性。跟你分享。宜珮

後來我的回覆

親愛的宜珮:你果然有著細心又溫暖的一顆心,這樣也看的出我的情緒。因為聽他被告狀不只一次了,今天在校車上親眼看到他的狀況,才會覺得似乎也不如耳聞中來得嚴重,或許傳說總是誇大了一點,但的確這也是他要面對的課題啊!我們也在為他想辦法解決校車上的無聊感,可能會讓他聽最愛的故事解無聊。美術課一直是他的最愛,只有這種可以動手操作的課程才能讓他呈現出一種特有的穩定性。謝謝宜珮分享喔:-)

這天過後的隔日,他就被采穎告了。於是阿瑞跟我在電話中談到,必須立刻解決他校車上的無聊感,於是我也用24小時到貨立馬去買了MP3隨身聽給他,當然是最便宜的一款。我得承受著這東西去學校最後可能會不見的風險,絕對不能買太貴的東西給他。他很愛聽故事,至少能稍微解他一個人時候的無聊感,雖然不知道幫助有多少,但媽媽我真的盡力了啦,剩下的交給楊辰辰自己解決了。

 

[種籽的生活]

9.10月各上山一次,搭著交通車一起上去,畢竟家裡比較遠,一個月上山一次大概是目前的極限,上週回程時,身體有些不適,還暈車了,吐了兩輪,現在想到要上交通車就有一點點害怕。由於得帶著楊小欣一起,坐車坐的就不太舒服,尤其在她不肯好好自己坐著的時候。交通車的時間好漫長,要我每天這樣搭車我可能會瘋掉,這個時候不禁佩服起每天這樣搭車的這群小孩們。一到了學校,小孩們放下書包,拿起掃把,主動開始做起清潔工作,然後就一直玩玩玩,玩到上課鐘響,趕緊進教室去。

 

一切都在看似混亂當中,就著一種無形的秩序,這就是種籽的生活。

 

上山都是為了煮飯當助手,早上都忙著廚房事務,楊小欣則放生在學校內,她偶爾會跑到廚房來幫個忙,還好有若淳很喜歡跟她玩,會照顧她,所以我放心許多。上週在廚房忙到一半,楊小欣跑進來找我,其他媽媽還驚訝的說『這是你小孩?怎麼他都不會黏媽媽?』,他一向就有有朋友玩就不要媽媽的特性,未來她讀種籽,我倒是挺放心的。下午通常會坐在老人街,看著學校裡的小朋友們在忙些什麼,上個月我帶來了刮畫跟氣球結果大受好評,被一堆小孩搶著玩,小孩們都拿著氣球去裝水打水仗了,一些小孩要我折氣球給他們玩,結果氣球通通都被分光光了,剎那間覺得自己好熱門。種籽的學校小小的,大聲一點講話不用大聲公全校都聽的到,老人街上抬頭一看,就是烏來山上的翠綠與藍天白雲,學校內常有昆蟲出沒,學生們偶爾會拿著某些不知名昆蟲,把玩著。

 

種籽的生活,愜意又自在。

 

[北北基大旅行]


下週,11月的第一個星期,楊辰辰即將開啟他人生第一次校外教學旅行。種籽將台灣切成12塊,每個學期都有一次大旅行,6年12學期將走完台灣一圈,這也是種籽的一大特色。初登場的是熟悉的北北基,媽媽心裡的興奮與擔心都有一點,但倒不是擔心他會想家、或者不獨立之類的,而是擔心他沒事就掉東西,旅行回來東西通通都不見了。興奮的是,這孩子是真的要長大了,多少人有機會小一就可以有如此的體驗啊,種籽的孩子太幸福了!!我期待著他回來跟我們分享著旅行的美好。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