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星期心情都很upset,晚上的心情經常處於崩潰狀況。我通常很少記錄心情不美麗的事情,也很少寫關於楊辰辰負面的紀錄,但我現在決定要把他寫下來,好讓多年後的楊辰辰來看
『你當年就是這樣操勞你媽的!!!』(好像在罵髒話喔)

 

事件一:眼鏡不見 part1+身家財產都不見
先從上週四開始,那天我跟小欣在新莊共學,所以我之前就跟楊辰辰商量請他那天自己搭捷運回家。結果下課時間我接到他的電話,是用公共電話打的。電話中沒講得很清楚,只有說『媽媽,我的悠遊卡跟手機不見了』,我直覺得追問怎麼會不見呢,那現在怎麼打電話的,沒多久就傳來電話卡沒錢的聲音,後來我最後補一句『那趕快回家!』我搞不清楚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後來也有想到說,那沒有悠遊卡他怎麼回家,但我也天真的以為依照他打不死蟑螂的個性,應該會想辦法自己回來的。後來到府中站準備接小孩,才接到捷運站務人員打電話來,原來他還在古亭站。好吧,我帶著有點無奈又有點生氣的心情,從府中坐捷運到古亭站。但一路上我不斷跟自己說『要冷靜,然後見到他一定不要動怒』,畢竟他已經一個人在捷運站等了快要一個小時,心情應該也很不好。站務人員說他坐在椅子上坐到都睡著了。後來,站務人員還跟我小聊一下。她說楊辰辰有跟他借過幾次電話卡,還借過錢?(印象中楊辰辰好像跟我說過有一次悠遊卡沒錢,有阿姨借他錢儲值),站務人員說她覺得是不是他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怎麼會好像常常有一些狀況。

謝過好心的站務人員之後,回家的路上我才知道,原來,他書包裡面的東西通通都不見了。『手機、眼鏡(<-這兩個是我最無法接受的)、悠遊卡電話卡、眼鏡盒(還有裡面的25元)、一個記事本』,所有的身家財產通通都不見,我簡直快要昏倒。我當下立刻做了一個決定,就是隔日上山去學校找東西。當天恰好是文化日的前一天,學校可能也有一些事物需要協助處理,於是,我又帶著大包小包行李上山去。到了學校之後,首先看到了一件熟悉的綠色外套躺在老人街上,這麼明顯的位置,楊辰辰難道都沒看到嗎?它失蹤了至少一個月有了。在圖書館的不同角落找到了眼鏡盒、筆記本跟悠遊卡電話卡,手機跟眼鏡後來得知在某位同學那邊,手機已經當場交還、而眼鏡在同學家中。至於同學為何會拿他的東西那又是另案了(而且拿眼鏡跟手機是不同的理由),書包裡面的東西為何會通通跑出來,主要是因為他把自己的書包丟在圖書館,然後被同學拿來玩,大概在玩的時候,東西通通都飛出來了。而他一直到準備上校車才發現書包不見,驚覺在圖書館後立刻去找,也沒時間去關注裡面的東西,才變成了這個局面。當天我還在失物招領箱找到了他遺失很久的便當盒蓋子,每次上山都好像在尋寶一樣,整個學校好像都是他家,到處都可以看到他的東西。而上面明明就有貼姓名貼,但他卻怎樣都看不到。

好的,這件事情大致上瞭解狀況也處理完畢。我以為我心安了。

 

事件二: 眼鏡不見 part2
週一他順利戴了眼鏡回家,週二晚上又沒帶回來了。根據當事人所述,他在圖書館跟同學玩,同學打到他所以鏡片掉下來,然後他在修理鏡片修到一半跑去上課,再回頭找的時候找不到。我非常無奈的發了mail給阿瑞,告訴她眼鏡又不見again and again,從開學到現在因為眼鏡事件不知道已經讓我白掉多少頭髮,但是這又是一個必要的東西,他卻沒有能力管好這樣東西。事實上他已經丟了1.5副眼鏡在學校,如果再丟一副我會瘋掉。在之前我為了不要再操煩眼鏡問題,有好一陣子我不讓他戴眼鏡去學校,但後來他反應上課有時候會看不到,那麼就還是得讓他戴眼鏡去學校。我認為他管好他自己的眼鏡是必要學習的,我其實並不希望只因為媽媽不想擔這個心,就去冒這個不戴眼鏡的風險(或者是說剝奪他應該要去學習承擔自己責任的機會),當年醫生是說,只要他三年級前沒有合併近視(他目前是只有閃光200度跟150度),未來是可以不用戴眼鏡的,所以我對於他現在的度數控制戰戰兢兢。不過我的確也不確定,究竟現在是要不要戴,醫生的說法是,上課再戴,但是不按牌裡出牌的他,不適用太多彈性狀況,要戴就戴到底,不戴就乾脆都不要戴。

當天晚上我已經處於崩潰狀態了,還發了Line群組給所有的家長,我的目的有二,第一:我希望讓所有的大人都知道,楊宇辰很容易掉眼鏡,或許在學校有機會其他大人遇到他,會幫忙留意他的眼鏡有沒有在臉上。第二:希望隔日有去學校的人,可以幫忙找一下眼鏡。孕婦我真的沒辦法一直上山去。隔日下午,我收到阿瑞的回信,知道眼鏡找到了,而且跟當事人所述完全不同,是在教室抽屜裡面找到的。阿瑞說他對於回溯記憶是有困難的,這的確也是現在真實的他,但這樣不成熟的狀態,真的會對他跟對我們大人來說造成很大的困擾。((我真的很想知道,我該怎麼醫治他這種嚴重望東忘西的病症,是不是真的非得去找兒童心智科呢,每次當我對他的教養遇到很大挫折的時候,這種念頭就會萌現..))

 

事件三:眼鏡不見 part3

就當我以為我當天晚上就會看到楊辰辰戴著眼鏡回家的時候,楊老爺一回來就拿了一罐仙草蜜給我,他說『你等一下可能會需要這個』,接著又說『楊辰辰又沒有帶眼鏡回來了!』

大崩潰again......

一開始問什麼都說不知道,我再度無奈的打了電話給阿瑞。阿瑞這一個禮拜接了我好幾次的電話,真的是辛苦她了。後來問他為什麼不一直戴著眼鏡,他才說這樣踢足球的時候會被踢到。他終於講到了重要關鍵,他說他下午空堂時跟同學在籃球場踢足球,因為眼鏡有被球踢到,所以把眼鏡拿下來放在籃球場上。然後就沒帶回來了。

這次比較順利的,把眼鏡帶回來了,確實在籃球場找到的。就在我以為應該不會在出什麼亂子的時候...........


事件四:校車上糾紛

週四一下了校車,采穎說楊宇辰又弄到她了。他們兩個從開學初坐在一起到現在也是糾紛不斷,但至從采穎告了楊辰辰之後,似乎看起來一切都有好轉。但校外教學後換了位置,采穎跟楊辰辰原本不是坐在一起的,但後來又再度坐在一起,似乎糾紛問題又開始浮現。

於是當場我先確認一下大致情形,采穎描述『楊辰辰在睡覺倒在她身上,然後她推了他,於是他打了她好幾下』。我看采穎的鼻子下面有一道新傷口,看起來像是被指甲劃到的樣子。後來我檢查楊辰辰的指甲,確實也有點長,的確可能劃到她。但我回頭再去問楊辰辰,他什麼都不肯說,我要求他當她道歉,他也不說。當下我講話的口氣已經算和緩了,沒有指責他什麼,只是很想瞭解狀況,但他仍然封閉著不願意說。不過看著采穎有點委屈的樣子,我也心疼,但我當下無法給她一個回覆。我只能告訴她『似乎你們之前有講好的約定(當一方不舒服的時候,明確告知不想要這樣子,對方就必須停手),現在已經失效了,那麼他還是讓妳很不舒服,妳就告他!』。當然我也覺得告楊辰辰真的不是解決問題的最根本方法,或許可以分開來會更好(但某個層面來看是在避免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但我真的也很好奇究竟昨日回程發生了什麼事情,會導致采穎描述的『打了她好幾下!』這種結果。

楊老爺早上跟我說,采穎爸媽反應似乎不是只有劃到鼻子下面而已,好像頭上還有其他地方有傷口,撥了電話給阿瑞,知道采穎媽媽也已經跟阿瑞說過這件事情了。阿瑞說會先處理換位置的問題,看能不能協調其他同學,而這件事情應該是會上法庭處理的,至於看老師可以跟他們談出些什麼,我們在靜觀其變。

(此事件未完待續)

 

 

這個星期一直不斷出亂子,亂到我心煩意躁,胃痛、頭痛+失眠。搞到我覺得我會被楊辰辰操到早產....孕婦的情緒已經很容易波動了,可不可以下週不要再亂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