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到這間學校的時候,我就很有把握,楊辰辰絕對很喜歡這裡,而且可以適應的不錯。的確,五天之後,他真的很愛這間學校,他說『我真的好想當種籽的學生!!』

學校一隅

 

這間是一所不一樣的學校,是一所老師、家長跟學生都會比一般教育環境還要辛苦N倍的學校。不是那種家長繳了錢之後就沒事的學校,更何況他的學費不便宜,而且學校硬體設備會讓人彷彿走進世界展望會捐助的學校一般...破舊。學生從台北市到烏來通勤每天要花費2.5小時,而且走的是山路,偶爾可能面對山上不穩定的路況。

這間學校有很多特別的地方,待我若有機會進去這間學校之後,再來慢慢細說。例如等到楊辰辰第一次被人『告』上學生法庭的時候,我在來好好跟朋友們說,種籽的『學生法庭』是什麼樣子的地方。

在還沒參加試讀之前,五月底我寫完了7千多字的入學申請書。在寫申請書的過程當中,我戰戰兢兢的反覆思考著裡面的議題,反覆的回想著楊辰辰從小到大的學習之路,他為何要來這裡,我們又為何要讓他來這裡,我們對這裡的期待是什麼,而他所發展出來的天賦適合存在於這裡嗎?很多很多的問題,我們得釐清楚,才能更確定,這個選擇會是對的。所以,就這樣寫了七千多字。

 

七月第二週試讀的開始,為了讓他可以在一大早趕上交通車,我跟楊辰辰與楊小欣三人週日晚上就住進小姑家,小姑家在台北和平西路,離交通車上車的地方搭公車不用10分鐘,為了先把交通問題先降到最低,於是我們就這樣借住小姑家四天。為了到時候搭公車不至於驚慌失措,我們還在前個週末特地演習過,我和楊辰辰上了公車,感覺一下搭車的時間以及確認下車的位置以及交通車停靠的地方等等。整個非常謹慎啊!!


第一天上交通車時

 

 

試讀的第一天,我六點起床、楊辰辰六點半起床,六點50分不到他就拉著我出門,我們七點就到了交通車的地方。等。平常上課要他這種時候起來,怎麼可能,絕對是賴床到天荒地老。不過種籽試讀這五天,他的起床倒算是相當配合了,只有第五天他一直賴床,賴到最後我只好使出絕招,輕聲的跟他說『你這麼累,不然我今天幫你請假好了!』,他就馬上跳起來,說『他要去學校』。

 

老師說家長若不放心可以陪試讀,但我對楊辰辰是非常放心,一點都沒有想要陪的念頭。不過話說第一次讓他自己這樣搭這麼久的交通車去學校,心理的擔心還是有一點的,更何況他第一天上車前突然說要上廁所,但交通車剛好趕到,他來不及上,我還擔心著他到最後會不會忍不住。還好回來之後,他說他到學校才上廁所,成功『鎖』住了!!

交通車上發生一件趣事。第一天試讀,楊辰辰坐上交通車後,和一位同站上車的女生問“可以跟你坐在一起嗎?”,女生一開始還有點不願意,後來他說『我會很溫柔的喔』。原來這就是他跟女孩兒搭訕的技巧,太高招了吧!但下一站遇到認識的共學團朋友,就把剛搭訕來的女生拋棄了!以上這段插曲是女孩兒的媽媽轉述,我們兩個都快笑死啦!

後來跟這位媽媽深聊後才知道,原來她就住在離我們家不遠處,同樣都是板橋人,而且他是每天從板橋騎機車到交通車的地方,大約半小時車程,她計畫以後也是這樣接送。她很樂觀,對於孩子的教育也很有自己的想法,也因為認識了她,讓我開始覺得,原來住在板橋也是有機會讀這間學校的。只要有心應該就可以克服困難。我們還在一起幻想著,若等到中年級之後,應該就可以訓練小孩自己搭捷運去坐交通車,這樣我們就可以省了接送的時間,可以輕鬆許多。(後來我跟在校小三的學生聊天時才知道,原來她從小一開始就自己搭捷運去坐交通車,小一就開始...超強!)


每天試讀結束之後,回到家,他都一臉超累的樣子。晚上九點不到就睡著,幾乎是秒睡。其實我沒有太多的時間跟他聊學校發生的事情,而且他總迷迷糊糊,講也講不清楚。不過他每天回來都會說,他好喜歡種籽。

楊辰辰試讀時的教室

 

第五天,學校安排了家長課程,於是我們從板橋開車到烏來,沒有搭交通車,車程大約也是1.5小時,七點半從家裡出發,大約快九點抵達學校。家長課程跟之前的新生說明會有所不同之處,在於把學校的現實面以及學生可能遇到的狀況、家庭會遇到的衝擊講的更坦白跟直接一點,老師戲稱他們是來專門『打擊』家長的,他們擔心家長聽了太多『美好』的那一面,而會忽略的現實的『殘酷』面。不過每當老師講完了殘酷面後,就會有在校或畢業家長來訴說種籽的美好。這間學校很像一種社團,有著『承襲』的文化傳統,每當學校有活動,尤其是這種新生入學之際,老家長就會出現幫忙,適時的給予新生家長一些幫助,當天還來了一些已經是高中以及大學的畢業生,他們的任務是來陪新生下午到溪邊玩水,據說他們都是自願來的,而且有些孩子已經連續好幾年新生試讀都來幫忙。這就是一種承襲的文化,這是一種很特別的凝聚力量,老師、家長、學生同心支持這間學校的一切,這也絕對是一般體制內學校不可能見到的畫面。

 

第五天陪試讀才發現,楊辰辰的羽球發球功力大增。成功發出的機率變高了,這真是意外收穫。

 

星期六早上,安排家長面談, 老師告訴我們這週來他對孩子的發現,也告訴我們若未來他有機會進這間學校,他可能會遇到的問題是什麼。似乎是要確認我們是否瞭解他的當下,以及確認我們對於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與存在的風險是否有曾經思考過。每個家庭面談的時間只有安排20分鐘,真的是談的不夠。老師說,楊辰辰是個善良的孩子、很熱情,但經常無法區分界線。我說,他很容易『撲』向別人。怡佩老師對於『撲』這個動詞似乎覺得相當精準,他對人的熱情,的確很多時候是直接、衝動的『撲』上去,但他會忘記當下的情境、也會忽略別人的想法,他不是有意的,而是根本沒在注意。這個狀況可能會影響他未來的人際關係,與人之間的衝突可能因此而產生,但老師也覺得他的特質有獨特與可貴之處,需要被保留。從當下家長面談的時候,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多麼熱情但又不會看場合的人,他看到老師都興奮的想要撲過去,但卻忽略了老師正在跟其他家長面談。不過好在於他是一個會修正行為的人,而不會繼續白目下去,這點隨著他越來越大,已經有漸漸改善了。


試讀第五天,寫下我最喜歡的課-空堂。平常最討厭寫國字的他,怎麼難得這兩個字寫得如此好看。

 

讀種籽的事前準備非常嚴謹,我參加過兩場新生說明會、完成了入學申請書、試讀五天、家長面談一次,如此之後,下週一學校會寄出入學通知單,我們才能知道,是否有機會進去這間學校。接下來有沒有機會寫下楊辰辰在種籽六年的故事,就看上帝的安排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