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迎接2007年的第一秒,我們兩人擠在信義區的誠品前面,心裡為腳下的草坪哀悼,抬頭望著台北101,等待這188秒。

我們都不喜歡擁擠的地方,所以要來參與這場跨年活動,心底蠻掙扎的。但心想已經多年沒有參與跨年活動,再者去年躺在被窩中看煙火秀,有點心有不甘,於是老娘我一直不斷地提醒老爺,試圖逼迫他帶我到台北101看煙火,過一點年輕人的生活。好吧,我只好承認這一切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有好好的被窩不躺,偏偏要來這裡擠成沙丁魚,還要冒著生命危險坐捷運回到家。


新光三越外的街頭藝人

老爺訂了六點多的電影票,我們看了一場『博物館驚魂夜』,片中卡司強大(有我們喜歡的羅賓威廉斯),笑料百出,華納影城座無虛席。看預告片時,原本以為這劇情很扯,沒想到還蠻附有歷史教育意義的。沒看過的朋友可以去瞧瞧喔!看完電影,是艱困覓食的開始。各大商場的美食街在今晚相信一定荷包滿滿,老闆笑開懷。八九點,誠品正門口,聰明人早已卡好位,大家都是有備而來,我不想花這麼多的時間在那裡空等待,寧可到誠品看幾本好書。10點多,誠品樓下只能用『快要暴動』來形容,走道從水泥路延伸到草坪,直到11點多,大家幾乎『貼』在一起,但此時仍然會有很多白目的人硬要從人群當中擠進去,或者有很多想要臨陣脫逃的人,從難區幾乎爬了出來,想要脫離這個缺乏空氣的地方。人群的擁擠,大家火藥味重,難免造成摩擦,前方一對男女大聲斥責前方的人群,因為他們後面是坐著,但前面是站著,導致後面的人看不到前面的101。但,該時才11點多,當101煙火正式啟動的時候,大家應該都站起來了,理應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但是,這對男女的火藥味真的太嗆,搞的另外一位男子看他們不爽,回了幾句,鬧的有點尷尬。


新光三越外的街頭藝人

時間差不多了,台北101燈光暗下,眾人齊喊5、4、3、2、1,啪啦啪啦的煙火美景盡收眼底。188秒結束的真是令人感到空虛,3000萬也消逝殆盡,SONY的副品牌BRAVIA獲得觀眾眼球,是最大贏家。

如果,倒數的時候101大樓中能夠以數字表現,而不是一排排的燈光,那倒數的氣氛會更好。
如果,煙火結束後能夠出現Taipei,而別讓Sony搶進台北的光彩,那台灣人會更高興一點。
如果,台北市政府對於這上萬以上的人潮管制能夠有妥善的規劃,我想回家的路就不會那麼遙遠。

煙火一結束,我們就忙著往捷運前進,準備回去可愛的被窩。距離捷運站還有500公尺,但已動彈不得,於是我們只好轉向繞遠路。明明一段不用五分鐘就可以走完的路,花了我們至少50分鐘有吧。可想而知,大批人潮湧進捷運站,但捷運內必須坐人潮管制,所以大量的人被擠在捷運外,但回家的人潮一直湧來,因此造成動彈不得的現象。不過,我想建議台北市政府,人潮管制不是只有捷運站內必須做的,也不是把交通封閉就可以解決的,每個人都想回家,但我們只知道怎麼走到捷運站,卻不知道還有其他路也可以回的了家。就像高速公路有替代道路同樣的道理吧!來到台北信義區的,有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根本搞不清楚這複雜的交通方向,但卻未見有任何指示標誌,告知我們方向該怎麼走。

市政府站看來是擠不進去了,於是我們打算繞遠路。拖著疲累的身軀,雙腿走到快要斷掉,又正逢我缺血的週期,我整個人快要暈掉。走到永春站,又是另外一個恐怖的開始。我想,台北市政府可能忘記,大家會出這麼一招吧,市府站要人潮管制,但鄰近的永春站不見人潮管制,人群擠滿了捷運站,大家在幾乎沒有空調的情況之下,悶到快要暈倒,一股熱流竄燒在腦門,大口呼吸只為了得到氧氣。更令人火大的是,原來只開一個匣門,所以根本來不及消化這麼大量的人群。終於有捷運站的工作人員來處理了,在抗議聲下多開了一個匣門,派了幾員弱兵到捷運口檔人,而我們也在一陣混亂之下,刷了卡,進了捷運站。

回家的路真是遙遠,此時,已經半夜兩點。為了188秒,我們花了至少120分鐘,才爬上回家的捷運車廂。如果問我,2008還要不要來101看煙火秀,我會說,「這輩子來過了,下輩子再來吧!」這種瘋狂,一生一次就夠了。

或許,還有下一次的話,我會尋找一個可遠觀101煙火的山上,或者任何可以避開人群的地方。雖然沒有眾人齊喊倒數,沒有擁擠的快感,沒有塞車(人? )的樂趣,沒有鐵腿的興奮,但,至少可以安靜的與另一半共同度過,那一片刻的美好,這樣就滿足了!



PS:老爺雖然有全程攝影,但是他很聰明的拍成『直的』,轉成影片後,我們得把頭往右90度扭過來才可觀賞。於是為了避免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扭傷脖子,還是去看看TVBS的新聞報導吧!或者Youtube


[跨年的歷史文章]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