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一張寶寶的血腥照,看到血會暈倒的請勿入喔)

經過一天一夜開三公分又沒陣痛的漫長等待,隔天一早,護士幫我在點滴中加了催生的藥劑,誓言一定要把楊小子逼出來。

大概六點多加了藥劑,七點多,監視器上看到了我飆高又飆低的宮縮幅度,護士頻頻問我有沒有感覺,而我一樣『一點兒』感覺也沒,大不了就是肚子一直不斷的一下緊、一下鬆。

下圖中數字顯示是寶寶的心跳次數/分鐘,右邊的是宮縮幅度,左邊的是寶寶心跳圖。


早上七點多,我還能走出外面看雜誌,跟護士閒聊天。老爺幫我去外面買了早餐,我特別交代他要大份量的早餐,我想我時日也不多了,該吃一頓會吃飽的早餐。公衛室的護士看到我還沒動靜,大概心想這樣撐下去不行,決定在幫我內診一次,就在內診的時候,我感覺到有種熱熱的東西從下體流了出來,我可以很明顯地判斷出來,這絕對不是尿床,『OH MY GOD,我破水了嗎?』,看了一下錶,現在八點,護士跟我說,希望12點以前可以生,叫我在耐心等待一下,順便預告,等一下就會開始感覺到痛,要忍耐一下喔~~

我把我的早餐吃完,這個時候,還沒感覺到很明顯地陣痛,但是已經開始有不對勁了,肚子悶悶的,有點像MC來的時候那種悶。

大約8:30,這個時候還沒真正開始很痛,所以我還笑得出來。不過~等一下就笑不出來了~~


護士特別交代,寶寶的心跳如果太快或太慢,我都必須深呼吸,把氧氣給寶寶,穩定他的心跳。於是老爺就在一旁盯著監視器,寶寶心跳只要一開始變快或變慢,他就叫我深呼吸…不過,隨著陣痛越來越明顯,我開始覺得身旁這個人很討厭,『我已經痛個半死,你還在一旁一直吵』、『不斷地叫我深呼吸,啊我是不用吐氣的喔…』,那個時候,心裡面OS罵他了很多句。

陣痛的時候,我心底一直想著,『快點把瑜珈學的腹式呼吸法拿出來啊』,『深呼吸,把氣吸飽,送到肚子,肚子鼓起,吐氣』,我努力的想要平穩自己的情緒,心想只要平穩情緒,應該就不會那麼痛了。但是,他X個那時候真的怎樣都沒辦法很理智啊。最後我決定大口吸氣,大口吐氣,反正就是一直深呼吸,不斷地認真呼吸,說真的,那時候真的千萬不能聲嘶力竭,否則會把力氣用錯地方,只要努力呼吸,平穩情緒,陣痛的感覺會『稍微』好那麼一滴滴的…

陣痛的剛開始,之後很痛苦的表情,楊老爺大概也不敢拍了…



陣痛的痛到底像什麼痛,之前有人跟我說陣痛是會陰撕裂的痛,我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陣痛就是像一般的經痛吧,只是大概比一般的經痛在痛個八百萬倍而已。陣痛也不是一直在痛,顧名思義當然是一陣一陣的,不痛的時候像是來到了天堂、痛的時候像是去到了地獄,陣痛就是天堂與地獄之間的來回,就像是大卡車碾過身體的痛…

我說好不打無痛的,因為高中的時候我曾經出過一場車禍,當時曾經打過半身麻醉,我害怕那種把很粗的一隻針打進脊椎的感覺,再加上很多醫學研究都說生產過程不打麻醉對媽媽及寶寶都比較好,我想這麼勇敢的我應該會撐的過去。結果,說真的,還沒痛之前說自己多麼勇敢都是騙人的,因為那種痛是無法想像的,開五公分之後,老爺在一旁問我到底要不要打無痛,我開始掙扎,內心相當矛盾啊。於是開始OS『打無痛真的不會痛嗎?』、『如果不會痛那就打吧…』,那時候只要能夠不會痛,不管那一真是5000還是8000,老娘都願意付那個錢,那個時候,錢絕對不是問題,於是,我叫老爺去問問護士,看我這樣還能不能打無痛…

很不幸,也是命中注定的,醫生說我已經開五公分,不能打無痛了,那麼就繼續痛吧,錢省下來,我也認命了。我開始試著把眼睛閉起來,不去看宮縮監視器,如果一直叮著看,當宮縮圖開始飆高,我會預知到自己即將開始陣痛,心裡就會開始緊張,於是什麼都不看,緊緊地抓住老爺的手,那個時候,我真的很需要老爺的手,沒抓住他,我心裡會很沒安全感,痛會無處可發洩。

大約是八點半以後開始真正的陣痛,直到了11點多快12點,子宮頸終於全開了。護士要我從待產室走到產房,那真是步步維艱啊,我得趁我不痛的時候趕緊下床,被老爺攙扶著走進產房,準備上產台那一刻又開始痛,那個時候的痛已經是世界霹靂無敵痛了,當時我還真的覺得我的人生是黑暗的。接著護士開始忙東忙西,我心裡OS的是『他X個,我已經這麼痛了,怎麼還不趕快叫醫生來接生啊…』。

進產房後,護士不斷地叫我深呼吸,還有不能用力。說到不能用力,我覺得真的很難耶!他警告我,如果這時候用力會陰會長的像『米菇』(台語)一樣大,我聽了嚇一跳,盡量忍住不用力,但是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要把某樣東西推出來,護士乾脆叫我腳夾緊,這樣就不會用力了。等等等…終於等到阮醫生來了,我心想我的救星終於來了,我終於可以卸貨了…

輔導級、沒有血腥的生產實錄

我已經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叫,陣痛的過程我也沒叫過一聲,但是要生產的時候,當護士壓住我的肚子逼楊小子出來的那一刻,那真的是痛,痛到我也不禁要發出哀嚎的聲音,但是護士一直要我不要叫,如果發聲了,就會把力氣出在其他地方,沒辦法完全的用力,我忍住緊閉嘴巴,終於,楊小子解出來了。

解出來的那一刻,有如便秘了10個月終於把大便大出來的感覺是一樣的爽快。

楊小子的第一張照片


接著就是縫傷口、剪臍帶、寶寶的初步清理,說真的,解出來之後,醫生到底再做些什麼真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我甚至沒感覺到有剪會陰這個步驟啊,全身的力量光顧著陣痛的那種痛,其他全部都沒感覺了。

幫忙處理楊小子的這個護士,打從楊小子還在我肚子裡的時候就一直在『摳』他的頭髮(因為內診的時候會碰到寶寶的頭),因此他踢她踢的特別用力,老爺笑說是因為她摳他的頭髮所以他才踢得這麼有力。

 

當然,我有記得,生出來第一個我要問的就是『他眼睛大不大』,我聽到『大』,就什麼痛也都忘了。生完那一個真的很喜悅,那種滿足感是一輩子從來沒有過的,直到現在我還會看著他,想著這一切真不可思議,我們之間,居然就這樣憑空多出了一個他。把一個小人製造出來的感覺真的是太奇妙了!

97/2/3 中午12:09,楊宇辰小朋友來報到。

體重:3800克、身高52.5公分、頭圍:34.5公分。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