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2/29我在台北靈糧堂愛鄰樓正式受洗,這是一個充滿期待的一天,而我為了這一天也預備了許久。有多久呢?有六年之久吧。

 

談到信仰得先從婆婆告別式的那一天談起,102/1/12這天是婆婆的告別式,雖然她生前沒有在跟我提及跟信仰有關係的議題,不過她曾經說過她是信耶穌的,而且外省家庭本來就比較喜歡簡單不鋪張,因此告別儀式是走基督教的模式。那場告別式的感動都寫在這篇文章裡面了。我是因為如此,所以當時的我主動找了我的好朋友,帶我進去她的教會,我想認識主,想知道這個信仰是怎麼一回事,想知道認識了神之後,就能跟婆婆一起住在天家了嗎?

 

不過信仰真的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要把一個你有點陌生的價值觀放在心裡,然後完全的相信,完全的信心,完全的堅定,這沒有堅固的力量是很難堅持的。

 

印象中凌婉這樣陪伴著我到教會,她總是派宗聖不辭辛勞的從新莊跑來板橋載我,然後再一同前往林口靈糧堂,有約半年之久,雖然中間有斷斷續續,不過當時我也開始意識到這樣不是長久之計,一則是因為太遙遠,我也總不能老是依賴他們,當時我也沒車,交通對我來說是個問題,在來我總是得顧小孩,當時楊小欣還小,2歲多的年紀,其實不太能夠跟著我一起上大堂聽課,如此變得我總是得焦慮小孩的照顧,原本想就近在板橋找到適合教會,不過似乎沒有合適我的,所以後來也就隨著生活上的忙碌,遠離了教會生活。

 

雖然主仍然在我心中,但是,我好像只是偶爾遇到困難的時候,不知道該如何抉擇的時候,沒有人可以感謝的時候,才呼叫祂出來。神跟我之間的關係仍然是有距離的,而我對它的認識仍然是很有限的。我依然讀不下聖經,雖然家裡有書,但是裡面的文字離我很遙遠。所以,就這樣度過了這幾年。

 

一直到我從板橋,搬到了新店花園新城之後,我一直有一種感覺,想回去教會了,想去尋找那個心靈的寄託了。不過,這次我沒有主動的動作,我一直在等候著神的回應。一直到玲吟告訴我,他們即將成立一個新的聚會崇拜,是專門給親子家庭的,而且裡面也有我過去熟悉的朋友俞君,有熟識的伴,我理所當然地認為,那就該回去了。

 

去年2018年,我感覺到自己的狀態,越來越不好,不論是對小孩還是對老公,我的負面情緒有時候壓著我喘不過氣來,我天天只能找人當情緒出口啊,最慘的當然還是老公跟小孩。尤其是跟老公之間的關係,我很希望有一點改變,因為我總覺得,我們的心靈居然是越來越遙遠,這好像是跟我想像的婚姻生活,有很大的距離。有天晚上,我終於找他好好的聊聊,他不是一個很容易聊天的人,在我的感受裡面,他是一個句點王,很容易就讓我講到一半不想講下去了,因為,我無法從他身上感受到他的感受,反而在講出我真正的感受之後,只會得到他過於極端的反應,而這個反應並不是我期待的答案啊,是我覺得他太偏激了。那天晚上聊完之後,說真的也說不太上來到底有甚麼改變,但我只印象我說了一句話,就是"我相信我們兩個還是有希望的",這好像是對著一個快要離婚的對象說,嗯,我們應該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的,好像我對婚姻,是還有盼望的。那一點點的盼望,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燃起一片森林的那種盼望一樣吧。談完的隔天,主日崇拜時,我聽到詩歌就一直落淚,原來這叫做聖靈充滿,原來主是這樣的安慰人心。

 

小小上了小班開學之後,我開始為自己安排著屬靈課程,包括教會的墓道班,遇見神營會,以及查經班(BSF婦女班),我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很有自律性的人,透過比較穩定的課程,也強迫著自己有著規律的讀經生活,雖然我總是在查經班時候沒有辦法有太多的主動領受,但是能夠聽到現場姊妹的一些分享,尤其時有一些屬靈長輩的分享,我都覺得非常值得。也在這過程當中,更堅固了我對信仰的信心,更認識祂是一個如此大有作為,令人敬畏的神。

 

原本9月份教會有一場受洗,當時我有猶豫了一下,覺得,我可以現在受洗啊,但又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就是在等等吧,等聖誕節時的那一場受洗吧。所以就這樣安排在12/29這一天。原本計畫跟著教會在靈糧山莊受洗,那裏是大堂,跟著大家起受洗,之前看過尼希受洗,大概對那裏有點感覺。受洗前一天,玲吟說牧師問我,是否要在原本的聚會現場受洗,浸禮改成點水禮,我欣然接受這個安排啊,一則是因為在熟悉的場域以及人面前,還是比較安心一點,另一則是,如此我可免去在寒流的時候泡到水裡的那段過程,好像也不錯? 我的家人,先生和小孩們,還有小欣的朋友亮亮以及他媽媽wawa(還謝謝玲吟幫我邀約他們來),一同見證這一刻。

 

當天的聚會講課之前,是為我預備受洗,牧師問了我,為何會受洗,我提到了過去婆婆告別式的這段經歷。

 

最後大家為我禱告,俞君和玲吟站在我前面,牽著我的手。很真實的祝福。

IMG_4271.JPG

 

楊老爺在我旁邊,原本他還要繼續拍照,因為我給他的任務是拍照,牧師邀請他與孩子們一同站在我旁邊接受禱告祝福。

IMG_4274.JPG

 

受洗完之後,我心裡一直想著,12/29怎麼這個日子特別熟悉呢? 回來翻BLOG,發現這天正是婆婆離開的第6年。當年的那天,清晨,婆婆離開了,那天我們家也是安排了露營。就如同受洗這天一樣,我們午後也是前往露營。只是婆婆的告別之日,在六年後成為了我的重生之日。突然有一種全身發麻的感受,這種巧合是神的默默做工。

IMG_4279.JPG

受洗完是甚麼感覺呢?
其實也說不太上來,只覺得,這一切又更靠近一點,更真實經歷過神的感受。但其實走入宗教,是需要更多的內在操練的,要自律,要讀經,更要時時刻刻守著神的話語,不是只會說,更要活出基督的樣子。我知道我還有好多需要成長的。

 

這一切榮耀,感謝讚美主。AMEN。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