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Lilypie Premature Baby tickers PitaPata - Personal picturePitaPata Cat tickers
~父母請謹記~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他們是對生命本身充滿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經由你來到這個世界,但不是出自於你
雖然他們和你在一起,但他們並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他們你的愛,但不是你的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她們的身體居住在你的屋子裡,但是他們的靈魂卻不是...
form紀柏倫(Kahlil Gilbran)

趁楊小小睡著時,原本想拿起鈎針繼續鉤小小的脖圍,但鈎了幾針便放下,毛線太細、鈎的好辛苦,但願我這個冬天結束前可以把它完成。喝完了午後例行的咖啡,以前總是喝掛耳式的濾泡咖啡,現在有了電動磨豆機之後,開始都喝現磨手沖咖啡,這是犒賞自己的一個小確幸,最近有一種感覺,想對自己好一點的時候,就來杯咖啡,搞到最後就是,好像有點咖啡因上癮了,每天有一種沒聞到咖啡香味就受不了的感覺,但偏偏有時候我不太適合喝咖啡的,太重的咖啡因、或血糖不足時,喝咖啡會手抖,但人就是這樣,即便不舒服,還是戒不掉那個想要犒賞自己的念頭。

 

午後突然覺得應該寫些甚麼東西下來,好來豐富一下這早已經荒廢多時的部落格。還好,我的人生還有這個地方,我的個人小天地,記錄著一些我的青春、我的朋友們,我剛開始當媽時的心情、老大跟老二幼兒時的點滴等。有一些朋友,可能是不認識我的朋友,也可能是剛認識我的朋友,Google查詢某些與我的過去經驗相關的資訊時,找到了我這遍小天地,然後他們可能會很興奮的跟我說這個巧合,我好開心這個地方雖然被我荒廢已久,但總能找到與人的某些連結所在。

 

2016年已經邁入最後一個月,我想這篇就來好好寫一下這一年吧。1/15我們搬家到新店,然後就開始過著樓下遇到鬼的日子,那段遇到鬼的歷史,我就不想再多寫了,我要記錄的是心情。那段日子我是非常憂鬱的,我重來不知道原來我可以這麼憂鬱,我以為我是樂觀正向的,但那段時間我覺得我得了憂鬱症,甚至好幾次想去掛身心科門診,我的憂鬱讓我快要窒息,我常莫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想哭,多次夜裡自己泣不成聲。我的憂鬱來自於生活環境偌大的變動,還有,我對於變動後的生活期待與現實差異過大。有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楊老爺,因為我覺得他就是那個不符我期待的始作俑者。那時候成天在跟樓下的鬼打仗,但其實我內心是軟弱跟害怕的,我希望我可以躲在堅強的臂膀後面,有人可以在前方幫我擋子彈,但是有人某天居然說,你怎麼不自己去擋子彈,那時候我就大崩潰了。後來我終於大爆炸了,除夕的那一天我情緒大崩潰之後,我終於比較有一點點的力氣去面對生活的改變,也比較能夠原諒他..一點點。此時我終於懂我自己,不是真的那麼想當一個堅強的人,我也不想要太過能幹,我更不想要事事掌權,我檢討自己是不是一直以來太過強勢了,可能是吧,女人應該要懂得裝傻跟軟弱的。後來我用我撐出來的一點點的力氣,去擋樓下的來的子彈了,雖然後來發生的劇碼我覺得都是我自己在自導自演,但我也甘願了,至少我覺得我努力過了。我覺得這個事件對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是有很大的影響的,我發現了我應該學習改變的地方,雖然我不知道我究竟能夠改變多少,但至少,我又更認識了我自己一點。

 

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決定了花園新城的房子,很快地就搬到山上來了,這又是另外一個新的開始。楊辰辰讀種籽之後,我們就有一 直考慮要不要搬上來,但是這社區內租屋的選擇實在很少,而緊迫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在有限的選擇之下,挑一間覺得還過得去的房子,但這間房子還是有很多不 OK的地方,剛好趁著我們賣掉舊屋,有一點預算空間的情況下,汰換掉舊廚具,安裝遮雨棚,把房子弄得稍微舒服一點,房東租給我們房子,完全賺到啊。山上是另外一種生活,剛開始搬上來時還會經常跑下山,沒事去山上晃晃逛街等,現在已經很懶得跑了,白天楊辰辰、小欣上課後,楊小小在公園或社區內走走玩耍,媽媽們交流聊天,午後回家吃飯睡覺,醒來就準備迎接哥哥姊姊回家,一天就這樣平淡度過。生活補給品的採購也大多依賴宅配與團購,一周固定採購一次成為生活節奏。生活面的適應其實還算順利,社區內有美麗的大樹、悅耳的蟲鳴鳥叫、看的到許多星星、感受的到夕陽之美、有時候會住在雲霧中、雨後會看到偌大的彩虹,在這裡散步可以感受到四季變換,山上的生活很適合孩子長大,除了有時候真的無聊了一點。

 

今年,我對楊辰辰大發飆兩次,一次在寒假、一次在暑假,這兩次經驗讓我太痛苦了。我大發飆起來是很可怕的,這兩次都是在寫作業的時候,看到他那種要寫不寫的態度,讓我怒到用盡最大的力氣吼人,吼完之後換他大哭,寒假的那次我罵完人之後,楊辰辰跟我說"媽媽,你不愛我了!!"。我花了好多時間在思考自己究竟為何會如此,我究竟是卡在哪裡,為何這一年來對小孩情緒大暴走的頻率這麼高,是我沒照顧好我自己吧。我覺得我太過於理想化了,我以為搬了家之後就可以解決一些事情,我以為小孩讀了體制外的學校就可以解決某些問題,我以為搬到山上之後又可以解決某些問題,但其實根本所有的問題都不會被解決。我太看重別人對我的感受,我自己內心花了好多的力氣去抗衡別人對我的副評價,我不斷地想告訴我自己"你很棒了",但是那不夠,因為你孩子的表現不一定是真的那麼棒的。然後我又開始想,究竟為何小孩的表現好或不好,為何會如此的影響我怎麼評價我自己,為何小孩表現得很好,我就覺得自己很棒,小孩表現得不好,我就覺得自己很糟,我的人生為何會卡在這裡,很奇怪的一個點,然後我該怎麼脫離這一個點,我不想再被困在裡面了。為何我對老大總是有過多的期待,然後對老二會覺得"她本來就是這樣子",然後再回想自己,不也是被母親充滿了過多的期待,期待我應該要當榜樣、期待我應該要做家事、期待我應該要有一個可以嫁出去的樣子,原來這種"老大情節",是很自然會發生的,但是,為何對老二可以欣然地接受她的一切,即便她仍然有壞脾氣、霸道的時候,但我仍然完全的接受,雖然我也會被她氣到,但對老大,我總有一種想要改變他的期待,但這種期待卻一直會落空,讓人失望,難過,然後又開始落入對自己低評價的情緒當中,那麼親子關係再度陷入緊張輪迴。這好像是一種全職媽媽很容易染上的病,而且有傳染力,媽媽一旦染上,全家遭殃,不僅飯菜變得不好吃了,然後老公跟小孩很容易被莫名火給燒到不知所措。

 

這種親子議題,其實是媽媽自己的人生議題,想想是自己不夠欣賞自己,然後花太少的力氣去滿足自己的需要,總想改變些什麼,但也常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有專家說,那就從小事情開始吧。我開始想到過去熱衷於打肥皂的那段過程,有許多朋友向我訂購肥皂,於是我開始幫人訂做,下班回到家,陪睡之後,還能有力氣爬起來打肥皂,然後等著熟成,一塊一塊修飾、包裝,再送出給朋友。那段過程我超有動力,也很有成就感。但後來隨著大小事情不斷,越來越忙也越來越懶。好像我該重拾些甚麼東西回來,也想找回獨立感。想到以前剛拿到汽車駕照時,我敢一個人開車上路,即便挫到不行,我還曾走過高速公路呢,即便開得很慢,還被後面大卡車閃燈按喇叭,但自己可以開車上路的獨立感,心情是很不一樣的,搬到山上之後,完全得依賴公車交通有時候多有不便,萌生想自己開車的念頭,如此載小孩出去玩、採購糧食、上山去學校都方便,但目前還在"想"的階段,不知道何時才有真正的行動力出現。

 

2016年,低氣壓應該已經完全都過去了,希望明年能有新氣象、新曙光萌生。

創作者介紹

擁抱幸福

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